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时间:2018-06-30 14:52:54?贡献者:huangshanczj

导读:郑伯克段于鄢有感西周末年,周幽王昏庸至极,荒乱朝政。为搏美人一笑,烽火戏诸候,最终 招致申候联合外敌叛乱。周幽王被叛军一刀砍死,一代昏君了却一生,大周江山 自此颓废。危

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郑伯克段于鄢有感西周末年,周幽王昏庸至极,荒乱朝政。

为搏美人一笑,烽火戏诸候,最终 招致申候联合外敌叛乱。

周幽王被叛军一刀砍死,一代昏君了却一生,大周江山 自此颓废。

危难关头,郑伯友拼命保驾,为国捐躯。

昏君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即 位,忠臣郑伯友的儿子郑武公辅佐,迁都洛阳,开始了东周的纪元。

郑武公大揽朝政,权赫一时,而且娶了申候的女儿周平王的表妹武姜。

武姜 生有庄公和共叔段。

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因此不为姜氏所喜欢。

姜氏喜欢的是 他的弟弟共叔段,并且想立他为世子,但武公遵循“立长不立幼”的原则,并未 答应。

于是着名的郑庄公即位。

武姜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话中有话: “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 吩咐办。

”武姜便请求封给京邑,庄公答应了。

庄公的谋臣们一直提醒他,共叔 段的分封太大,不利于庄公。

而庄公冷冷的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共叔段不断扩大自已的地盘, 把两属的边邑改为自己统辖。

谋臣又进谏庄公: “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老百姓的拥护。

”庄公仍然不介意地说:“对 君主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虽然扩大了,他也会垮台的。

” 共叔段终于准备好兵马战车,将要偷袭郑国。

武姜打算开城门作内应。

庄公 打听到公叔段偷袭的时候,说:“可以出击了!”于是命令上将率领车二百乘,讨 伐京邑。

京邑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

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

后来,共叔段逃到共国,自刎而死。

庄公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并且发誓:“不到黄泉,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 有个叫颍考叔的官吏听到这件事来找郑庄公。

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 时候,把肉留着。

向庄公说:“小人有个老娘,我吃的东西她都尝过,只是从未 尝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

”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 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 诉他后悔的心情。

颍考叔答道:“您有什么担心的!只要挖一条地道,挖出了泉 水,从地道中想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庄公依了他的话。

庄公走进地道去 见武姜。

从此,他们“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

这是春秋之初, 在郑国统治者内部发生了一件骨肉相残的事件,后人对此的 评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称赞郑庄公心怀坦荡,处事冷静、宽以待弟、 孝以待母、胸有城俯以治国。

更有人讥讽他失教于弟、失孝于母、蓄意自残、丑 恶伪善,称他为攻于心计的千古奸雄。

毋庸置疑,庄公养共叔段之骄,纵共叔段之欲,使其不断膨胀,逐步发展到 “自我毁灭”,是蓄谋已久的。

庄公给臣民传达的信息是:公叔段自取灭亡,完 全是“自杀”。

然而我想这更是真真切切的“谋杀”,在权力暗斗中,庄公似乎 总是处在被动地位,其实一直掌握着主动权。

至于“掘地见母”,很难看成是真 孝,只因为在当时“孝”是统治者的旗帜。

他之所以欣然接受颍考叔的建议,不 过是企图掩盖统治者丑恶的灵魂。

用冷酷、 虚伪来形容郑庄公是不过分的,但这种评价没有太多玷污他个人的 意思, 而且公叔段和姜氏也不值得一点点的称赞。

统治者总是把维护自己的权力 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亲人自残有更多社会环境的因素。

庄公的极端冷酷是自相残 杀的一种方式,却比公叔段所采取的极度狂热的方式要高明得多。

争权夺利,可

以使人变得冷酷无情,也可以使人变得骄横狂热,从本质上来说,它们是统治者 罪恶本质的表现。

郑伯克段,是兄弟相残的经典。

在此之后,有多少仁人志士手不释卷伤感于 怀,又有多少帝王之后为着权力之争继续生死相拼!州吁弑兄,曹丕迫弟,杨广 弑父,慈禧囚子,不胜枚举。

权力和利益可以使人性的“恶”不断迸发,冲破内 心的道德防线。

但是还存在第二道防线,那是一种外在的、易为人知的东西,政 客往往引以为华丽的外衣、号令的旗帜,是万万不可再冲破的。

因此,对于成就 大事者,无论如何残暴的心迹都会限制在一定的度,这个度郑庄公控制得很好, 所以赢了。

伪君子赢了真小人。

亲哥杀了嫡弟。

从本质上说, 是由利益引起的伪君子和真小人之争,兄弟相残只是一种具体 的形式。

不同的人为着不同的利益而争,表现为不同的身份,或伪君子,或真小 人,不局限于兄弟之间。

郑庄公与公叔段,所争利益的来源是他们父亲的基业, 又由于传统的体制,长子立,为了利益不知不觉成了伪君子; 次子从,为了利益 很容易成为真小人。

许多人都感到此事已在远古,离我们很遥远了。

在和谐、法治的社会,哥哥 害死弟弟,不管采用多么文明的手段,都为法理所不容。

然而,掠夺一个人的一 命, 只是斗争的一种原始方式。

社会在进步, 社会的暗角也在进化, 矛盾延续着, 争夺延续着, 即使万变也不离其宗, 因为根本问题依旧存在----这就是利益问题。

毛泽东年轻时就曾感慨自己的祖辈因利益冲突而兄弟反目, 并指出这是因为 人各有私心, 在私有制度下必然表现为利益高于一切----包括亲情。

或许这也是 他早年投身革命的原因之一。

毛泽东不愧为一代伟人,他带领无产者浴血奋战, 建立了共和国。

新的国度,新的体制。

吃大锅饭的时代,是兄弟之情发展的绝好 时代。

没有什么太大的可争的利益能让他们去反目,倒是有可能为了兄弟、为了 小家的利益去开一开“公家”的后门,加深兄弟、亲人的情谊。

这种思想在一定 程度上一直延续至今天。

但是,我们改革了,我们开放了,我们开始明正言顺地创业了。

尽管企业家 们总喜欢说服务社会、发展经济,其实他们在毫无忌惮地对自己说:我的目标就 是追求利益。

为了利益,大家拼命的奋斗。

在利益面前,人们塑造着自己的形象。

许多人 都想着既成为君子又获得利益,但是这样太难了,因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修道何其难?所以一不小心就成了“伪君子”,还有许多人,干脆就只顾赚钱好 了,哪有那么多麻烦!看在 RMB 的面子上,说我“小人”也无妨。

“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罢,不同的角色为了利益不断地争夺。

一般 情况下,如同郑伯克段, “伪君子”会赢, “真小人”会输。

于是人们得出结论: 做小人很容易,却无大利可图; 做君子名利双收,却又太难; 做一做“伪君子” 倒还可以考虑。

开放的市场,竞争无处不在,有序却总是不易。

经济体制的改革,若没有战 国的轰烈, 也足有春秋的跌宕。

大江南北, 无处不呈现出一番激烈、 热闹的景象, 惊涛拍岸,可卷千堆雪。

苏子叹云,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但豪杰之中,有 几人能坦坦荡荡? 能够坦荡的往往是那些与世无争的人们, 或者曾经激情燃烧最终失意于青山 绿水间的人们。

如同苏轼的 “大江东去浪淘尽” 又如杨慎的 , “滚滚长江东逝水” ,

他都淡漠了利益,才有闲来笑谈往事的情致。

身处都市的喧嚣中,我们只能向他 们投以钦羡的目光。

白发苍苍、江渚笑谈的先贤,或许可以称为“君子”吧,但是“君子”的炼 成,非一朝一夕之功,我们姑且不去多想了。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 的时代,在时代的激流中,需要动态地平衡,才可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

什么是 方向?许多人会迷失,因为水流太急,只顾立足,却极易随波逐流。

但我想我们 是必须有自己的方向的, “小人”不该做,“伪君子”不可做,“君子”不易做, 那我们至少也得努力做一做“准君子”。

如何做?其实很简单,不要为了私利而不择手段,也不是绝对地淡漠利益。

如果是这样,则心旷神怡,幸福常在。

否则,即使是万贯家财,亲兄弟闹得你死 我活,两败俱伤。

虽然热闹,但除了作为别人的笑谈,还能得到什么? 人类文明不断进步,人类思想不断进步。

使用诸如 “君子小人”这样简单 的措辞尖锐地评价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可能有些不太合时宜。

但是许多简单的道 理,寓意却是深刻的。

?
?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