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名声——《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时间:2018-07-02 14:52:57?贡献者:梦回Then缘落

导读:重要的名声—— 读《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春秋时期,郑国权利之争。弟共叔段积蓄力量,阴谋叛乱,欲夺王位;兄郑 庄公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等待时机。庄公最终一举打败共叔段,赢得

郑伯克段于鄢
郑伯克段于鄢

重要的名声—— 读《郑伯克段于鄢》有感 春秋时期,郑国权利之争。

弟共叔段积蓄力量,阴谋叛乱,欲夺王位;兄郑 庄公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等待时机。

庄公最终一举打败共叔段,赢得了这次斗 争的胜利。

共叔段有富饶的封地,有其母亲的支持与内应帮助,最后却只能出奔,成为 失败者,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不善利用言论,没有笼络民心,在兄长看似退让的 计谋下使舆论倒向了郑庄公,得到了不好的名声,最后京叛共叔段,输掉了这次 的权利斗争。

师出有名,获得舆论支持,赢得名声,方能在斗争中增加胜利的可能性。

不得不说,郑庄公是个称王的人才,他懂得怎样给自己带来优势,怎样给对 手制造劣势。

庄公即位后,姜氏要求把地势险要的制邑分给共叔段,用心明显不过,庄公 当然不愿意给。

随后姜氏要了京,京虽没有制那样的高的军事地位,但也大而繁 华。

其后不久,共叔段修建城墙,扩充封地。

在外看来,郑庄公对母亲的要求尽 力满足,对弟弟宽容厚待,是重孝重悌之人;反而共叔段得寸进尺、骄纵贪婪。

这样,在百姓心中就逐渐形成了兄善弟恶的印象。

但实际上, 郑庄公打的就是放纵养恶的算盘。

纵共叔段之欲, 养共叔段之骄, 使其不断膨胀,逐步发展到自作孽不可活、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

权利欲望的沟 壑永远都无法填满,郑庄公竭力容忍共叔段的僭越,看似仁慈,但实际掌握着主 动权。

共叔段有野心,但却没有足够相配的智谋,他自以为这个哥哥不敢对他怎 样,愈发跋扈蛮横,自认有完备的计划,能坐上君主之位,殊不知都在人家的计 划之内。

等到共叔段“命西鄙、北鄙贰于己” ,收为己邑,甚至准备进攻国都,郑庄 公才开始反击,将共叔段赶出。

这就向民众传达了这样的一种信息:我郑庄公是 仁慈的, 是共叔段太过分, 我忍无可忍才使他出奔, 这完全是共叔段的自取其辱、 自取灭亡的结果,正应了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

至此, 郑庄公以一个正面形象出现在了民众面前。

为了能有一个彻头彻尾的 好名声,于是与姜氏“掘地相见” ,企图塑造孝子形象,但其实这不过是为了缝 补破碎的外衣, 掩盖暴露的肮脏的躯体和丑恶的灵魂罢了。

但庄公成功将自己塑 造成了正面形象,将胞弟的贪婪野心更凸显的淋漓尽致。

从历史上来说, 判断一个人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名声,名声标志着一个人在 历史上的成就和地位,一个人的名声越大,名声越持久,他的人生就越成功。

历 史书上所记载的、让后世的人学习和景仰的成功者,都是具有赫赫名声的人。

权 力、财富都容易失去,不可能永远属于你,而名声就不同了,拥有坚实能力和业 绩支撑的名声,一旦获得,往往便会永远拥有,成为你恒久的荣誉源泉和价值体 现。

中国古代人们也会将名声看得很重, 《礼记》中“士可杀不可辱” ,就是士大 夫之辈的精神写照。

文天祥面对元朝的威逼利诱,拒不投降,英勇就义;朱自清 宁死也不接受美国的救济粮。

这是一种 “志士不饮盗泉之水, 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的正义志气。

在西方, 为名誉而决斗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也是贵族和骑士维护名声的危险 游戏,荣誉决斗通常涉及对“男子气概”的扞卫,甚至在今天,荣誉决斗的残余

依然存在于现代社会。

可见,人们将名声和荣誉看的有多么重要。

从古至今,帝王相争,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成王败寇,只有胜利者才能笑 到最后。

郑庄公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但对于成就大事者,无论如何都会有残暴 的心迹,这个度郑庄公控制得很好,所以他赢了,也维护了他的重要的名声。

?
?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