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郑伯克段于鄢》礼崩乐坏的一面镜子

?时间:2018-11-22 14:53:18?贡献者:一米阳光

导读:【课外阅读】 《郑伯克段于鄢》——礼崩乐坏的一面镜子 《左传》是先秦时期记史最为详尽,规模最为宏大的编年体史书。记事自 隐公元年(公元前 722 年)至哀公二十七年(公元前 486 年

于虞诈虚伪,心地不再像古人2006-07-29 人心-礼崩乐坏--人心不古--世
于虞诈虚伪,心地不再像古人2006-07-29 人心-礼崩乐坏--人心不古--世

【课外阅读】 《郑伯克段于鄢》——礼崩乐坏的一面镜子 《左传》是先秦时期记史最为详尽,规模最为宏大的编年体史书。

记事自 隐公元年(公元前 722 年)至哀公二十七年(公元前 486 年),共十二公在位的 200 多年历史。

而《郑伯克段于鄢》则作为《左传》的开篇。

其开篇之所以选《郑 伯克段于鄢》,除《郑伯克段于鄢》一事刚好发生在隐公元年之外,还有一主要 原因就是《郑伯克段于鄢》一事在《左传》中起“开宗明义”的作用。

《左传》 记载了春秋时期周天子所居王畿及各诸侯国政治, 军事, 外交, 经济, 文化等方面的重大事件, 从而反映了周王室和列国的兴衰及礼崩乐坏的局 面。

全文以“礼”为准绳衡量了所记载的两百多年间发生众多事件的是非曲直, 可以说是一部规模宏大的说“礼”之书。

《郑伯克段于鄢》一事通篇未提一个“礼”字,但却是以“礼”为线索 的。

事件的开头就说:“庄公寐生,惊姜氏,故曰寐生,遂恶之。

爱公叔段,欲 立之,亟请之于武公,公弗许。

”庄公寐生,不是庄公的错,而姜氏却因此而讨 厌他,并多次请求武公立公叔段为太子。

可见姜氏作为人母是不慈的,也是非礼 的。

“大叔完聚,善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

”姜氏明知公叔段想 夺取庄公之位,不但不制止他,反而准备与他合谋进攻庄公,她的行为是对小子 不教,对长子不慈,是非礼的。

在事件的发展过程中,作者分别讲述了祭仲,公 子吕(子封)二位大夫向庄公汇报公叔段的行动,而庄公不予理睬,反而说了一 些“多行不义必自毙”,“无庸,将自及”,“不义不匿,厚将崩”之类假装仁 慈的话。

可当庄公听到公叔段起兵的日期后,果断地说:“可以了”,就命令子 封率领二百两战车攻打京城。

京城的人反对公叔段,公叔段逃到鄢地,庄公又赶 到鄢地攻打他。

庄公得知弟弟想谋反后,纵其欲,养其恶,到最后一举灭之,作 为兄长,对弟不教,不爱,是非礼也。

“忠信,礼之器也。

卑让,礼之宗也。

”“礼,国之干也。

敬,国之舆 也。

不敬则礼不行,礼不行则上下昏,何以长世。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 己。

”接着又说:“大叔又收贰以为邑。

”可见,公叔段不断积累力量,想篡权 夺位。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

”公叔段羽翼丰满后就打算偷袭

庄公。

作为人臣,对君不忠;作为人弟,对兄不敬;作为公子,不但不卑让,反 而想篡权。

这些都是非礼的。

“孝,礼之始也。

”在郑庄公把公叔段赶到鄢后,“置姜氏于城颖,而 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姜氏是庄公的生母,尽管姜氏有错,但庄 公如此对她则是不孝顺的,是非礼的。

紧接着,文中又引出了颖考叔这个“孝” 的化身来感化庄公。

庄公对以前的做法表示后悔后, 机智的颖考叔想出掘地及泉, 在隧道中相见的喜剧性会见方式,以践庄公“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誓言。

于 是,母子又和好如初。

在事件末尾,作者还以“君子曰”来发表评论: “君子曰: 颖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

”且引用《诗经》中“孝子不匮,永锡尔 类”赞扬了颖考叔的孝道,进一步阐明了自己维护礼乐的态度。

可见,《郑伯克 段于鄢》一事是以“礼”来判定郑庄公,姜氏,公叔段和颖考叔四人的是非的, 是以“礼”贯穿全文的。

综上所述,作者不但把“礼”当成调节君臣,父子,兄弟,夫妻,姑妇之间关 系的规则,而且把“礼”作为上下的纲纪,天地的准则,百姓生存的依据。

“礼” 意味着秩序,等级,和谐;治理国家,安定社稷,领导人民,不能没有“礼”的 约束; “礼”与信义刑罚,为人处世,奉天行道,强国富民,惩恶扬善密切相关。

没有“礼” ,就难以做到社会稳定,政治清明,人民安乐,国家富强,战争胜利。

可见作者把“礼”作为了《左传》的宗旨,而《郑伯克段于鄢》一事则在《左传》 中起着开宗明义的作用。

?
?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